当前位置
好舌头 > 搞笑绕口令 > 爆笑绕口令 > 东东枪:不想写唐代野史的“段子手”不是好的广告总监

东东枪:不想写唐代野史的“段子手”不是好的广告总监

推荐人:好舌头绕口令网 时间2019-04-18 阅读

  《六里庄遗事》,东东枪著,上海三联书店2 0 19年2月版,78 .00元。

 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六里庄,是一个唐代长安以东六里许的普通村落,这里杂居着各色怪诞人物,被遗忘在历史缝隙处已有千年,他们是道士,山贼,妓女,官员,草民,屠夫,士人,神仙……他们在算命,耍猴,做鬼,逃难,学艺,做梦,写诗,耕田……他们的故事都被记载在《六里庄遗事》一书中。

  近日,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《六里庄遗事》,包括近600则片段文字,大多是作者东东枪对六里庄人物事迹的“钩沉杂忆”。全书仿照古代笔记小说体裁,以道听途说的野史笔调白描浮生万象,借说学逗唱的谐谑口吻摹绘市井乡邻,述异志怪,谈玄说鬼,叙风俗,录掌故,追往事,怀旧人。碎语闲言中,吟唱出几段野调荒腔的俚俗小曲;轻描淡写下,拼凑出一幅妖娆诡异的俗世长卷。

  这些故事脱胎于2006年东东枪制作的音频节目“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”,后又改为舞台剧上演于京沪等地,约近百场,观者上万。十余年来,六里庄一直活在读者观众的脑海中,这个虚构的村子,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,它自己生长、变化。

  一个唐代村落,却装着无数现代人的心事,人们欢跃嘈杂,纷乱喧嚣,有忧有喜,有义有情。对作者东东枪来说,六里庄并不仅是一个他生造的村落,也是我们早已断了音讯的、回不去的故乡,是在陈旧记忆中即将失落的一座孤岛。

  “基层广告创意工作者,个体创作者”,他在微博上这样介绍自己。事实上,东东枪可能是网络时代最早的“段子手”之一。从早期的博客时代到如今的微博,他绝佳的语感和幽默感已经吸引了128万粉丝。但和网络上所谓的“草根大号”不同,东东枪是正儿八经的广告人,任职某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。

  作为创作者,东东枪心目中的广告是一个对文化素养要求极高的行业。而且,和一般人对“段子手”的印象不同,东东枪对文字语言的态度是审慎、认真的,他强调语感和节奏感,对《六里庄遗事》里的标点、词汇、语气不厌其烦地精雕细琢;他的文学兴趣更多在古代,写出来的故事既古且今,既土且洋,这种多面性恰恰印证他对广告人的注解,“我是一个听京剧,也听摇滚和民谣的人,我觉得很多东西是跨越时代和地域的,毕加索一定可以理解八大山人。”

  不论是他微博上的段子,还是他的剧本、小说创作,东东枪似乎一直蛰伏在每个周遭人事之间,生活中经历的一切都是他创作的素材库“荒诞”“幽默”“奇思”“深沉”,是读者对这些作品留下的评语。

  南都:这本书仿照的是《太平广记》《古今谭概》等笔记小说体裁,读起来也确实颇明清小说的遗风,你是否在阅读古典文学中获得了写作的灵感?

  东东枪:只是形式和气质上仿照,事实上不只是和这两本书有关系。我是一个喜欢古代笔记小说的人,笔记小说特别有意思,它只是截取某一个人生活中某个片段,摆在那儿,没有前因后果,没有人物的介绍,往往就是某地、谁有一次如何,当你看了足够多的古代小说,或是别的史籍什么的,认识了这些古人,这时才慢慢拼凑出越来越完整的形象来,这些人又拼凑出一个时代来。

  我们看多了上帝视角的小说,它们往往写一个人完整的一段人生历程,事无巨细地记载心思和感受,展开一个宏大的画卷,但是古代笔记小说没有那么多细节,里面有很多不清不楚、模糊的缺少细节的东西,可有时竟然也能把人物故事和时代交代得非常有趣,非常生动,我对此很是着迷。从古代笔记小说里看来的笔法,也可以说是我自己认识世界的路径的还原。我在现实中认识到的世界是片段的。我想试试用这种办法写小说。

  东东枪:这可能和我做广告创意有关系,做广告的人,脑子里异想天开的场景实在太多了,广告人没有一个是现实主义的创作者。但我想,所谓“魔幻现实主义”的传统在中国的笔记小说里也是一直有的。

  相信大家都熟悉《聊斋志异》《山海经》《搜神记》《阅微草堂笔记》《子不语》,中国古人世界里的鬼怪神仙,好像很日常,很普通,故事经常写着写着就偏了,随手写某地一个活了几百岁的人、某地出了一个会说话的动物,好像并不觉得新奇,好像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。

  中国文学素有“志怪”的传统,谈玄说鬼,方术异闻,历史现实和超现实混杂在一起的,到了现代,中国作家也早就把魔幻现实主义传统融汇到了现代作品里。

  南都:你说过你想写的是“被历史遮蔽在阴影里的人”,我记得书里有一则讲饥荒时人们学习反刍吃肚子里的食物,像这样的故事都有历史出处吗?

  东东枪:有一些故事是来自我从笔记小说里看到的线索,把它做了扩充和想象,比如有一个故事是我读到的,说古代有某一个兵器库,到了晚上兵器会自鸣,后来我把这个故事进行了扩充,想象兵器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,它们为什么会发出声音,人们会有什么反应……有些故事就在我的改造里走样了。这本书没有任何一篇故事是照抄古人,但确实有些线索来自于古代的笔记小说。

  还有一些来自于现实。我虽然说写的是被历史忽略的人,但历史里哪儿出现过这些人呢?我写的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人,但他们代表了很多存在过的人,也发生在你我身上,发生在先辈身上,故事是现实生活的投影,从我们身边现实里观察而来,它背后基于的情绪、情境是有现实依据的。

  南都:我觉得,写的这些故事既有“戏谑中的智慧”,更有一种“残酷的深情”。

  东东枪:我在读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时,经常感慨,蒲松龄的笔墨之间是非常有情的。

  我写的是六里庄的人,其中有很多现实的情感,很多读者说看得一会笑一会哭—我当然难以企及蒲松龄的笔力,但偶尔能让人哭出来、心里难受一下、有些触动,我作为作者就已经挺满足了。

  南都:你的本行是做广告创意,这个行业经常能接触到不同的人,是不是也会激发你很多创作的冲动?

  东东枪:我们广告行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,叫“洞察”,这是一个广告行业的术语,广告人一直在试图了解普通人内心,从言行里挖掘出更内在的东西,这是每一个广告人的基本功,也给了我更多观察人、揣摩人内心的训练。

  我敬仰的很多传奇广告人,优秀前辈们,大多有非常好的人文素养,他们在不同领域的创作经验,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好的审美品位,都让他们成为了更好的广告人。我认为广告是一项创作,要想把广告这件事做好,需要各方面的创作修养,不能只懂广告。我尝试过做音频节目,做剧本,写书……广告人有义务去尝试其他的创作形式。

  另一方面,对于有创作欲望的人来说,不该拘泥于某一工作情境。我在广告工作之外的创作尝试,不只是纾压这么简单,我觉得是自娱自乐,让我快乐,让我有收获。

分享给朋友也来挑战一下舌头吧:

推荐时间: 秒

0000